立身国学移动版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医 > 历代名医 > 正文

赵绍琴治疗慢性肾病经验

时间:2018-12-13 13:39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作者:综合      点击: 次    
字体: [ ]
导语:赵绍琴,北京人,生于1918年,卒于2001年。赵绍琴是三代御医之后,幼承家学,拜师于太医院御医韩一斋、瞿文楼和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尽得三家真传。

赵绍琴治疗慢性肾病经验
【图语:赵绍琴】

  赵绍琴,北京人,生于1918年,卒于2001年。赵绍琴是三代御医之后,幼承家学,拜师于太医院御医韩一斋、瞿文楼和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汪逢春,尽得三家真传。1950年,他参加卫生部举办的中医进修学校,1956年到北京中医学院任教,曾任北京中医学院温病教研室主任。他认为,温病的本质是郁热,治疗温病必须宣展气机、透邪外达,不可徒清热养阴,遏伏气机。宣透为治疗温病的要义,其特点就在于为邪气寻找出路引邪外出。

  在内科临床方面,赵绍琴以善治疑难重证而著称。他创造性地把温病卫气营血理论应用到内科杂病治疗中,对一些疑难病症主张从营血分进行辨治,如白血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慢性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征、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等,均取得了满意疗效。他认为,内科病症多由邪气阻闭,人体气血循行障碍,气机内郁不宣,邪气不得泄越,蕴蓄于内引起。所以他在内科杂病的治疗方面,运用解郁、疏利、宣泄等法,开散郁结,宣通其滞,调畅气血,通达营卫。赵绍琴临证喜用升降散(白僵蚕、蝉蜕、广姜黄、生大黄)加减,寒温并用,升降相因,宣畅三焦,条达气血。周身气血流畅,火郁之邪可得宣泄疏发。根据他的经验,治火郁证常酌加风药,如防风、荆芥穗、苏叶等,以风药行气开郁,调畅气机,通达腠理而发其郁火。

  近日我学习《赵绍琴验案精选》,书中所论述的19个关于各类肾病的医案思路明晰,深入浅出,验案传法,受益颇深。对肾病的辨证施治论述如醍醐灌顶,现根据其医案中的内容,整理出赵绍琴治疗各种肾病的辨治法则,以飨诸同道。

  温病理论指导治疗慢性肾炎

  慢性肾病的基本病机为热郁血分,络脉瘀阻。虽然从症状上看,慢性肾病患者确会有一些虚弱症状,如贫血貌、神疲乏力、四肢倦怠、腰膝酸软等。但虚弱症状并不等于疾病本质属虚。具体辨证从以下四方面可知:其一,从病史看,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盂肾炎、肾衰竭等多由急性转化而来,又常因感冒、感染而反复发作或加重,据此可知其为邪实致病。其二,肾炎患者常见的腰酸腰痛往往不是肾虚,而是湿热阻滞了经络,尤其是肾经,多为瘀阻产生的疼痛,实证多,虚证少。其三,从症状看,多伴有烦躁、多梦、便干尿赤、皮肤瘙痒等热象,若非严重贫血,还可见舌红苔厚,是热郁血分之象。其三,从脉象看,或濡滑,或弦细而数,且重按有力;若病至尿毒症期,其脉弦滑有力,愈按愈甚,这也是实证的表现,说明病邪潜藏很深。故赵绍琴逐渐摒弃传统治疗慢性肾炎的方式,认为应该用温病的理论来清透湿热、凉血通络治疗。

  尿毒症乃血中蕴毒,不得排泄,故肌酐、尿素氮升高,其所伴有贫血,乃肾性贫血,其血红蛋白降低与肌酐、尿素氮升高呈负相关,即肌酐、尿素氮愈高,血红蛋白就愈低,肌酐、尿素氮下降,血红蛋白就升高。可见,这种贫血的原因在于血中毒素蓄积。也就是说种种虚弱的症状皆源于体内毒素不能排泄。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大实若赢状”,种种赢状的标象,是假象,邪实深伏才是病本。辨证之法,察舌与脉,舌苔满布垢厚是邪气壅盛的标志,脉象弦滑有力,愈按愈盛,更是说明邪毒深伏于内,不得泄越。当此之时,唯一正确的治法只能是攻逐邪气,给邪以出路。盖邪盛之时,唯当攻邪,邪不去则正不复,邪去则正安。前贤张子和云:“陈莝去而胃肠洁,癥瘕尽而营卫通,不补之中真补存焉。”

  凡治尿毒症,治疗必通其大便,使热毒从大便排除,必令其大便通畅,得日二三行为最佳,此为要诀。

  肾病综合征是以高度水肿、大量蛋白尿、高血脂症、低蛋白血症为主要特征的一组临床症状群,属于中医水肿、虚劳的范畴,临床治疗多以利水、行水甚至逐水等方法为主。而赵绍琴从几十年临床观察和实践中认为,肾炎、慢性肾病的水肿,并非只有利水一种方法。临床常见利水的疗效不尽如人意,往往是越利尿,水肿越甚,蛋白尿反复不降。其病机实质是湿热郁滞,邪气不去,正气难复,采用清化湿热的方法,往往收到比较满意的疗效。治水肿不用利水剂,而收消肿之效,所谓不治之治是也。

  慢性肾病者宜动不宜静

  现代医学对慢性肾病的运动调养原则是静养为主,轻证者可下床活动,严重者要求绝对卧床。但赵绍琴根据中医理论认为,慢性肾病的基本病机为热入血分、络脉瘀阻。静则血滞,动则血行,是慢性肾病宜动不宜静的原因所在。患者的日常调理也当以此为准。若长期卧床静止就可能加重其瘀阻的程度,甚至诱发肾萎缩或加速其发展。所以,药物治疗只是综合治疗的一个方面,还需要患者密切配合,主动坚持锻炼,通过身体肢节的活动以促进脏腑气血的流畅,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药物的治疗作用,清除血中瘀滞,促进肾脏修复,防止肾萎缩。运动的形式以步行为主,散步时两腿运动,直接带动腰部的血液循环,有利于肾病的康复。体力强者可急如竞走,体力弱者可缓如散步。注意选择空气清新的场所进行步行锻炼,每日早晚各1次,每次不少于1小时。且注意循序渐进,逐渐增量,持之以恒。

  慢性肾病者必须忌食蛋白

  尿蛋白持续阳性是慢性肾病的重要特征。赵绍琴经过大量临床实践,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发现,凡是采用高蛋白饮食的肾炎患者大都长期不愈,甚至危重不免于死,,而那些进低蛋白饮食并配合中药辨证施治的患者却往往出人意料地好转。故赵绍琴从20世纪70年代初就采取了限制蛋白饮食的方法以配合治疗,并提出了“丢蛋白忌蛋白”的饮食原则,同时禁食高脂高糖、辛辣香燥食物,强调控制饮食量,以减轻肾脏的负担,有助于消除尿蛋白。具体方法如下:①忌食高蛋白食物:动物性蛋白食物如鱼、虾、肉、蛋、奶及其制品,植物蛋白如豆类和豆制品等。②忌食辛辣刺激性食物:如辣椒、蒜苗、韭菜、葱、姜、蒜、大料、胡椒、咖喱、香椿、香菜等。③忌食补品、补药以及高热量食物。因为患者的病是湿热导致的实证,所以不能补肾,其他一切补品也都不能使用,要以驱邪为主。④宜适度食用新鲜蔬菜、水果和饮茶。

  赵绍琴治疗慢性肾病的秘诀是:中医辨证论治的基础上,要求患者注意控制饮食、加强运动锻炼。这三个原则都很重要,缺一不可。

  治疗肾炎经验方

  处方:荆芥6克、防风6克、生地榆10克、赤芍10克、丹参10克、茅根10克、芦根10克、焦三仙各10克、水红花子10克、大黄1~2克。

  主治:慢性肾炎尿蛋白持续阳性,舌红苔腻根厚,脉濡滑数者。

  方解:赵绍琴治疗肾病,首先是祛湿,其采用的是祛风祛湿的方法,方中用防风、荆芥、白芷、独活、藿香、佩兰等药疏风通阳、祛湿化浊,防风和荆芥必用,而且荆芥往往用炭,其他药根据病情选用。赵绍琴用药量很小,他认为量大了是助热。其次是要凉血,赵绍琴往往用炒槐花、生地榆、芦根、白茅根、小蓟等,这是温病中经常用的药物,用量也不大,一般6~10克。赵绍琴认为慢性肾炎是湿热留滞肾经,需要祛湿清热凉血才能解决问题,这和以前医家补肾的思路大有不同。然后是活血,这是赵绍琴最独到的地方,他认为此时经络阻滞,需要通开,所以要化去瘀血。无独有偶,现代医学在做病理分析的时候,也是发现肾小球局部的瘀血情况严重,这也是中西医得到同样结论的地方。赵绍琴使用的药物是丹参、茜草等药,用量也是6~10克。

  对于肾病患者的腰酸腰痛,赵绍琴坚决不补肾,他爱用桑枝和丝瓜络来通经络,效果非常的好,可以说立竿见影。需要强调的是,赵绍琴认为病人的脾胃最是关键,不能因为治病伤了脾胃,于是在方子里面加入了焦三仙各10克,此可体现医学大家手笔,时时顾护脾胃,保留正气。这张方子看似十分的简单,但是力道很大,效果很好。

  治疗尿毒经验方

  处方:荆芥炭10克、苏叶10克、生地榆10克、茜草10克、丹参10克、白鲜皮10克、地肤子10克、草河车10克、大黄3克、灶心土15克、黄连3克。

  主治:尿毒症恶心呕吐、皮肤瘙痒,舌红、苔腻垢厚,脉弦滑数、按之有力。根据患者病情,用量随证加减。

  加减:若兼心烦急躁、夜寐梦多、脉弦滑数等肝经郁热之象,加柴胡、黄芩、川楝子清解郁热;恶心呕吐者,治以旋覆花、代赭石、半夏、大黄,酌加藿香、佩兰芳香止呕、清降为本;气虚不运者,加黄芪补气助运,但须分清层次,先清后补,先小补,再大补。肾阳不足、寒凝水滞者,用家传三淡汤(淡附片、淡吴萸、淡干姜)加味。赵绍琴治疗慢性肾病经验

  (河北省宁晋县李源草医堂 李源整理)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内容
    手机访问网址
    微信关注立身
    立身国学QQ群
    习近平绿色箴言妙喻美丽中国
    民间话语转向:叙事、地方性知识
     
     
     
    中国近代版图到底是清朝奠定的还
    推进养老模式多元化发展

    立身国学教育所刊载原创内容知识产权为立身国学教育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京ICP备12015972号-6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缘起      关于立身        著作出版        版权说明        立身通联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师友建言       企业邮箱
    Copyright 立身国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